打破限制,開創新局 – 鄧哲明

心理系 林冠翔

鄧哲明教授小時候生活在雲林斗南鄉間,父親是村莊裡唯一的醫師,小學期間因嚴重的脊椎側彎而在家休養的鄧教授,閒暇之餘總幫忙父親包藥,這份接觸藥物的經驗,培養出他對於藥學的興趣。高中升大學之際,本身學醫的父親認為醫師職業對這體弱的孩子來說太過辛勞,鼓勵當時的鄧教授研讀藥學,認為藥學既符合孩子的興趣,也可以幫助他日後妥善照顧自己的身體,並為民眾盡一份心力。

入學之際,鄧教授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無法通過健康檢查,便事先拜訪了當時的院長杜聰明博士。杜院長瞭解他的擔憂後,笑著告訴他,自己當年學醫時身體也不好,一樣完成學業!帶著這份鼓勵,鄧教授開始了他的追夢之旅。

鄧教授笑著回憶第一次見到高醫的情景:「一所大學怎麼只有三棟樓?現今的操場當時還長滿了草,值得開心的是,校園內的餐廳只要五塊錢就有一頓飯,有肉又有蛋。」上課認真的鄧教授總是坐在第一排,因此同學們交付他做共筆的責任,還沒有影印機的年代,鄧教授說明做共筆的困難處:「那個年代要將共筆印製給全班同學,必須先在蠟紙上以鋼筆刻字,然後滾上油墨,才能印到紙上。」

除了刻字的辛苦外,有些不明白的概念,還要靠自己翻閱教科書。那時的老師多接受日本醫學教育,因此上課內容多來自日文書,鄧教授一邊做共筆,還要一邊學日文。這份特別的任務,讓他的課業成績獨占鰲頭,也培養出他刻苦耐勞的研究精神。對於當年盧盛德老師和身兼院長及生化科主任的楊振忠老師認真教學的身影,鄧教授亦記憶猶新。

大學畢業,鄧教授考上臺大藥理學研究所,那裡有他夢寐以求的實驗室,也是高醫創辦人杜聰明博士的母校。由碩士生兼助教、博士生兼講師,鄧教授在這樣一個教學相長的學術環境中找到自己的人生方向。取得博士學位後,鄧教授帶著妻兒前往美國密西根州進行為期兩年的學者交換活動,在那裡遇到了影響他一生的恩師-國際血液學大師華特先生(Walter Seegers)。

原本華特先生要教他開車,但發現他的身體狀況並不允許,此後兩年,他每天開車接送鄧教授上、下班,在車上兩人會討論彼此的人生觀、美國的各種社會問題,鄧教授也從這樣的交流中,慢慢堅定要投身教育的決心,回臺後,鄧教授在臺大一邊研究、一邊教導學生,為社會培養人才。

連續三十年,臺灣的癌症死亡率居高不下,促使鄧教授致力於抗癌藥物的研發,並獲得了諸多成就。希望在這樣一個大環境下,學界除了進行醫學研究外,也訓練年輕人在生技醫藥領域,試著推動新藥研發,讓藥效更好、潛力更大而抗藥性更低。希望未來臺灣不只幫國外代工製造,更可以創造出自己的生技產業。

儘管在臺大幾十年,鄧教授和母校卻也不曾疏遠,定期參與校友會、受邀演講,偶爾也回學校講授通識教育課程,見證高醫的進步。這些年高醫在硬體設備上不斷更新,雖然有些過往景象不復存在,整體研究的氛圍卻更加濃厚。他期許母校以多元合作的方式吸取各界之長,在醫界、社會中做出更多貢獻,擴大影響力,同時創造出獨有的特色。

鄧哲明教授平易近人,訪談過程中,不僅講述往事,也傳授了他自己的經驗及所淬練出的人生觀,他勉勵所有學弟妹,在校能聆聽師長的教導,從不同的通識教育課程中找到適合自己的領域,並規劃自己的生涯版圖,不要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白費了一身專業本領。醫者仁心,他也希望大家將來都能以專業為民眾帶來幸福與快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